sunjianbang1954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

 

2003年暑期,我计划写一本反映洛阳有特色文化人士的纪实文学集。陈春思是其中人物之一。一天下午,我去他的鼎洛斋采访他,他说:“走,跟我去汝阳、再到栾川,咱走着谈着”。

当时,我穿着太随便,没任何出远门的准备,说:“我回去换一下衣服,再带点东西”。他说:“大热天,带啥东西?走吧!”老陈是个急性子、说干就干的人。

第一站,我们到了汝阳王坪乡政府所在地。那是我第一次到那里,那里的景致便镌刻在我的脑海里。回到洛阳,我写出关于陈春思的文章,题为《墨海浩浩起大风》,其中一节标题是《伏牛山中造“兰亭”》。

为了叙事方便并接近当时的情景,这里我部分照录:

陈春思开始蕴酿建设一处类同于“兰亭”的洛阳市书法家协会“避暑山庄”。王羲之策划的那次曲水流觞的文坛雅事,千古流传,成了其后书家品味不尽的故事。陈春思点子一出,主席团同仁一致叫好,一行人就立马向洛阳之南伏牛山中的县境奔去。第一站到了汝阳县城,各方人士相聚,陈春思便“煽乎”开来。在座的汝阳县王坪乡党委书记×××,听陈春思如此这般一番游说,立即对王坪乡所在地进行了一番推介……陈春思一行人吸引了。放下杯箸,一行人就匆匆向南边山区进发了。

出河南汝阳县城,向南10来公里,抵达伏牛山支脉外方山,顺着一条修建在马兰河岸的山间公路蜿蜒南行20多公里,崇山峻岭之中,两峰夹峙之间,突然呈现一处美妙的景色。一汪数百亩大的月牙样被称之谓“月亮湾”的水面碧波轻漾,旁边是一处小巧玲珑,错落有致的建筑群体,绿树青山倒映水中,使洛阳市书法家协会主席团的一行人如痴如醉了。“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……虽无丝竹管弦之盛……亦足以畅叙幽情”,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对兰亭景致的描述,一下子跳入这一群书法家的眼帘。

这里是汝阳县王坪乡政府所在地。这里刚刚完成小城镇建设,一切都是崭新的,山水风光与人工建筑神合妙契,远远望去宛如一幅清丽秀美的山水画。陈春思站在公路边的步行道上,指着月亮湾对面山脚那块地方,激动地对同行说:“那里,就是那里可以吧!”大家异口同声:“中!中!”然后,一行人踏石涉水过去,现场比比画画起来。当时,×××的意思,是想让书法家们支持几十幅作品,在这里建一个小游园。陈春思一行现地一看,竟有这般风景,又“煽乎”开来:支持王坪乡300幅作品,在这里建一大型碑林,同时建一“避暑山庄”。双方当场就拍板定案:由市书法家协会首批提供书法精品100幅,勒石刻碑后原作捐赠给王坪乡;王坪乡投资建设“避暑山庄”,建成后由王坪乡经营,书法家协会使用费用全免。选址的时间是2002年11月。如今王坪乡负责建设的“避暑山庄”,一色木檐小瓦房屋共41间,依山势而造,碑廊数十米,可嵌碑石300余方。此举使这大山深处的月亮湾平添一道风景,尚未开张,名声已扬。2003年上半年的一天,洛阳市委副书记、书法爱好者李××到这里视察小城镇建设……表扬道:“王坪乡办了一件大好事!”

我第一次参观“月亮湾山庄”,那里已经是即将投入使用的态势。但后来再没听到“开庄”的消息。再后来,传来了当年主事书记“出事儿”的消息。依世情,我断定“月亮湾山庄”面临弦断曲尽之境。

2011年,我负责洛阳市文联在汝阳县一个贫困村的联系工作。9月底的一天,我约请几位书画家到我联系的贫困村慰问。事毕归途中,我向几位书画家介绍了王坪的风光和“月亮湾山庄”,大家看时间还早,都想去看看。我们就绕道前往。

那天下着小雨,到达王坪,在街边小游园处,下了车,我指着小河对岸“月亮湾山庄”说:“就是那里。”各位眼睛顿时发亮许多:“哎呀,真美啊!”

细雨蒙蒙,河水清清,山林如黛,加上山脚下那精致古典风格的“月亮湾山庄”,绝然是一幅美轮美奂的山水画。

走近再看,大门紧锁,边墙坍塌。进入再看,地上杂草丛生,断碑仆地,朽木瓦砾散落;墙角蛛网密布,屋顶多处塌落;一间还算严实房间,堆放的杂物一阵悉悉索索后,站起一个长发披肩、面目难辨、全身赤裸的男人……

风雨飘摇中,“月亮湾山庄”似一触即溃。镶嵌在碑廊中、仆倒在草丛中的石碑上,那些出自河南全省书法名家之手的墨宝,黯然失色。

我想着那些碑刻,记者陈春思等人激情昂扬又不乏浪漫的故事。

又是几年过去,我退休了,回到乡里,闲时和几个热衷书法的武林汉子讲起了王坪乡“月亮湾山庄”的故事。不料,他们竟然热血沸腾,非要去看看那不可。其中有拓片高手,准备有所作为。这几个,真是“说走咱就走”,驾车而去,到了王坪将是“天上的星星看北斗”时分。

下车,我先愣了:眼前还是那道水,对面还是那架山,脚下还是那个游园,只是不见了“月亮湾山庄”!朦朦胧胧中,那里成了一片平地。赶紧过去,果然是一片破山填石而成的平地。不见了“月亮湾山庄”的片瓦。

向附近居民打听,得到的消息是:问那些石碑吧,恐怕全砸碎埋到地下了!痛惜之时,打电话给汝阳县文联马志超主席,马主席说:“不会吧!王坪乡不会没人懂这个的价值吧”。又说,他正准备外出,回来后帮助我打听一下。我又想到,乡政府会有人值班,还是再问一下。和我说话的那个居民,往旁边一指:“那里正准备放电影,放电影那个就是乡里的。”

那里是王坪乡所在的文化广场。过去一问,竟是乡文化站申宏站长,他正在忙乎着安机器、扯电线。我直接说明来由,申站长笑着,说:“这事儿问到我,你真找着人啦!那些碑,在我那儿哩,可能不全……”

申宏,四十多岁的样子,看上去精干也厚道。他是王坪乡人,高中毕业后,经过考试进入乡广播站,后任文化站长至今。他很忙,走村串寨放电影是他的工作之一,最远的村子离他家23公里,1场次放2部片子,需3个小时。放完电影回到家,差不多都到夜半时分。现在,电影机上也有“定位系统”记录,有关部门靠着这个考核他的业绩。为了当好站长,他的夫人给他做义工,学会了放电影。

也算我等心诚好运,正遇到这时他在当地放电影,还有他夫人当助手。他把放电影的事准备好交给夫人打理,就和我们聊了起来。他说:“月亮湾那块地,是乡政府征的。山庄没投入使用,出了些事儿,搁哪儿了。后来破落得不成样子,乡政府一直在找投资人。前年,与当地一位企业人士谈定,决定扒了重建。扒的时候,我再三跟有关人员说,把石碑给我留下……都在乡政府院里。收的有50来块吧。重建项目叫啥名字还不知道,会结合文化建设吧!”

王坪乡政府办公楼外边一侧,数十块碑在那里码放着。也许,他们将带着“月亮湾山庄”进入历史。

申宏站长执意让我们吃了晚饭再走。他找到一家最好的汤馆,请我们喝了羊肉汤。那汤,真的好喝!

王坪乡文化广场上,聚集了不少边纳凉边看电影的人。我们离开了。靠着卫星定位,我们走出深山,到达洛阳用了将近3个小时。回到家,我久久不能入睡。回放半天的见闻,思考月亮湾山庄的故事,感慨多多。我非常佩服申宏对月亮湾山庄文化残片的抢救。至于月亮湾山庄能否“涅槃”,那不是他的责任。即时,他或者已经做着香甜的梦,果真如此,最好!

2015-8-12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汝阳县“伏牛兰亭”能“涅槃”吗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