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jianbang1954

怀念战友李长海

 

战友李长海逝世一个多月了。每次想起他,心里都很难过。

李长海是9月3日上午9时10分辞世的。那天,北京大阅兵。那一天,他一家人正聚在电视机前,等候阅兵那一时刻。他作为曾经的军人,对大阅兵自然是情有独钟。他兴高采烈地对家人讲起部队的生活时,突然晕倒,急送到医院,诊断为脑出血——出血那个部位也很不好,很快就不行了。他家里顷刻如同天塌。

过了两天,李金豹战友电话告知我这个消息时,我一时愣了。

李长海出生于1954年9月12日,出生于荥阳,随父母来到洛阳。1970年,作为城市知识青年下乡到洛阳郊区李楼乡五郎庙村务农,1974年12月从村里参军入伍,先是在贵州省军区独立营当战士、班长、排长和副连长,由于军事素质过硬,在准备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,被调任贵州省军区独立师侦察排长、侦察连副连长,数月后,开赴前线参加作战。1981年4月,担任贵州省军区教导大队训练处任军事教官。在部队期间,多获嘉奖并立过功。转业后,1985年11月任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武装部军事科参谋,后来先后在两个街道办事处担任过武装部部长、街道党委委员。2001年11月任西工区司法局副局长,后因年龄原因,任主任科员,2014年9月退休。

记得我们战友一次聚会时,问到他当年参加作战事,他只是简单说道:“别的都不怕,就是担心地雷,那东西不认人,他们埋,咱们也埋,撞上谁埋的都一样儿”。

李长海长得高大标致,穿上军装气势倍增。当年有一天,我在省军区院子里看到他和李金豹并排而行,竟然如同踏着口令齐步走一般,指着他俩跟老乡战友们说:“这俩伙计,很给咱洛阳兵装脸儿啊!”

李长海很正直,很直爽,处事重情义,也讲原则,深为战友称道。去年7月,由义马战友牵头主办,豫西地区1974年入伍在贵州服役的老战友及部分家属100余人,相聚渑池仰韶大峡谷景区,纪念参军40周年。除了复员转业回到豫西地区三门峡市、洛阳市的战友,定居贵阳、重庆、成都、昆明的10余名战友专程回到家乡与战友会面。李长海夫妇也参加了。行进途中,我还特别给他照了一张相,竟成了珍贵的记忆。

虽然,人总是要死的,但是他毕竟还年轻哪!老母尚在,需要他侍奉;妻子儿子需要他分忧。他安然而去,给亲人留下的是无尽的悲痛。

最近,战友们因事聚首,谈起长海,无不唏嘘感叹。我说:我们都将老去,长海给咱们带了个头儿,带了个很不好的头儿!伙计们,这事儿,不能急!2015-10-12

怀念战友李长海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