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jianbang1954

回头湾往事

 

 

前往回头湾的路上,我问了里面驻军的情况,将近四十年了,主要是想知晓一些变化。不料,同行的向导陈战友却说:“你问这问那,问那么多,我已经怀疑你是不是……”我赶紧接道:“间谍!”他还是有点认真地说:“是的!”

陈战友团职干部退休,当年干得很出色。这次很多事情要靠他办。因此,写这篇文章我特别注意回避一些问题。

1974年底,洛阳及豫西地区参军到贵州的青年数以百计。一部分洛阳籍战友分到了电缆营。这是一个刚组建不久的单位,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得很明白:搞电缆通信的。当时隶属贵州省军区,负责贵州境内北至四川南达云南的电缆铺设和机器设备安装。记得至少可通900对电话吧。比架空线路通信先进多啦。工程完工,部队整编成立昆明军区第二通信总站,我所在的原贵州省军区通信站搞架空明线通信的3个连和搞电缆通信的1个连组成三营,营部设在回头湾。

回头湾那一大片地方,原来有老百姓居住。那个地方很偏僻,离交通要道数十公里。后来战备需要,把老百姓搬迁出去,辟为军事禁区。1978年8月,我被提拔为营部书记——秘书的角色吧。上任前教导员特别安排,把我的行李让车带走了,让我想办法到营部报到。我突然想,这是考验我的,咱就接受考验吧!在要道口,下了长途客车,就把上衣脱下装进挎包,穿着背心,挽起裤腿,径直向营部进发。还好,走了一个多小时,后面一个老乡开着一台手扶拖拉机赶了上来,老乡可能觉得这个解放军顶着太阳走得满头大汗,有意来个民拥军,到我跟前放慢了速度,并且看着我笑了笑,我见状赶快招手示意,老乡停下车,说:“你不嫌脏,我就捎上你一段。”车上装了一车煤,我在路边拔了点草,垫上做到了煤上,颠颠簸簸走了十多公里,到一个拐弯处,那个老乡停下车,指了指前边说:“你往前走吧,我家在这边。”谢过老乡,我继续前行,天黑时到达1号哨所。向值班问询,一听班长竟是同年入伍的洛阳老乡,高兴得很。稍坐片刻,准备行路,老乡说:“你那营部至少还得走1个多小时。不如打个电话报告一下,在这儿吃了饭再走。”我就打电话向教导员请示,得到批准,在哨所吃了饭继续赶路。深山老林,涧水哗哗,树叶沙沙,虫鸣兽叫,山路弯弯,一人独行,确能生发豪情。到了营部,先向教导员、营长等报道。教导员脸上略显笑意——我突然意识到,他在等我!其实他担心:书记新官上任,黑夜独行陌路,万一……

大白天看去,这个军事禁区,真是山清水秀,风光宜人。营部的房子是新建的。教导员还说:“书记啊,你一来就住上了新房子,我们在老百姓留下的破房子里住了好长时间呢!”我到营部没几天,赶上营部院子里栽桂花树,算是在基本建设上做了点事儿。

刚到营部,很喜欢老同志讲故事。营部吴军医是贵州人,苗族,在山里长大,很善于判别野兽踪迹,并在野兽经过之处下夹子捕捉。有一天,他听到山上兽叫,就喊过一个战士,说:“夹住了,咱上去把它弄下来。”去了半天,他俩果然抬回1只受伤的野兽。问后得知那只野兽叫麂子。吴军医也很会收拾那些东西,他打回的那些野物,肉让大家分享“打牙祭”;兽皮他则撑起来挂在墙上风干自用。

那时没有动物保护的规定。周边的山上究竟有多少动物,无从考究。据吴军医说山林中可能有野猪、狼,或者有豹子。关于豹子的推测,缘于一起令人惊恐的事件:营部房子是两层楼房,没有院墙,一侧数十米处养的有猪、羊。有一天深夜,住在一楼的两个电影放映员,突然听到急剧的敲门声。一人拉开电灯,刚把屋门打开一条缝,一只大白羊急撞而入,噌地窜到了床底下。他俩大惊失色,赶紧关上屋门,再往床下看,只见那只羊浑身发抖不止。这时,又听到猪圈羊圈那边传来猪羊凄惨的嚎叫。顿时,营部房间电灯齐明,大家起身穿衣,有的提着手枪,如临大敌,一边吼叫一边小心翼翼到了猪圈羊圈,灯光照射下,只见血迹斑斑,几只猪羊躺在血泊中,有一只羊已经被拖出圈外被开膛破肚。活着猪羊个个吓得筛糠一般发抖。事发前后,营部的1只土狗和附近不远连队的狗竟然吱都没吱一声。

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到营部之前。听后不免悚然。当年那两位电影放映员的何祖发同志,后来提干,再后来转业到贵州一个研究单位工作。这次,我重返回头湾,没料到竟然在回头湾见到了何祖发。原来,他在这里工作时间较长,太了解这里的宝地风水了,在部队不断整编缩编后,他让他的弟弟承包了这里的一片土地,专门从事种植、养殖产业。他在节假日就赶过来,算是指导吧。

我在三营营部工作了10个月,就调离了。但是过了两年,我被任命为新组建的11连副连长。当时,11连的营房还在建设之中,11连则被安排在回头湾那片军事禁区里搞生产,我在那里干了半年,就转业了。这次,再回军营,我特意要看那个地方——我离开贵州的地方。那个地方现在由何氏兄弟经营者。山水依旧,石桥绿苔,旧梦依稀,心情释然。

那天是个星期天,不期遇到了何祖发战友。他杀了2只自家养的鸡,在院子里,用3块空心水泥砖支起一口锅,洗了自己种的菜,战友们吃了一顿实在是特色的火锅。

关于回头湾,其实是我这次才搞明白的一个地名。营部下方原来驻扎是一个连,老营房区写着关于回头湾精神的标语,才知其所以然。山在这里拐了一个弯,水在这里回了一个头,因此而名。这里,大部分营房已经废弃。还有部队守着这个地方。没有惆怅,这些大山深处的空荡荡的飘摇在风雨中的营房,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科技强军过程的碑记!

2016-5-31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

回头湾往事 - 孙建邦 - 孙建邦的博客

    

 

评论